肯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肯看书 > 少爷跪下爱我 > 第 17 章

第 17 章

温和平静,急忙表态道,“老奴绝对不敢胡乱议论二小姐,这都是...夫人说的。”

“夫人说的话要你饶舌?”我冷着脸,“府里头就一顶小轿?!东西都去哪儿了?!”见那门房唯唯诺诺,知道他也再说不出什么,“把何妈给我叫来!少爷受不得风han,让她借也去借一顶小轿来。”

那何妈便是当日在我‘落魄’之时特意跑过来冷嘲热讽以表衷心的人。的确,何妈算是夫人房里头大丫鬟的本家人,算是得了脸在府里头帮闲。整日里神神叨叨只为拍夫人的马匹,连形势都认不清。

我也懒得和这帮子蠢妇计较,不过她今日犯到我手上,便是自讨苦吃了。

大门被左右吱吖一声打开,那门房钻了进去,不一会儿便带着一个唯唯诺诺的妇人过来。何妈几日之前还算风光,现在见到我仿佛跟之前换了个人似的,连行礼都格外直接。

“珏姑娘,小轿昨日被那群官兵砸破了,便只剩下那最后一个,也被...二小姐要去了。”何妈有些恐惧的抖动着肥厚的双腮,仰起头,祈求的看着我。

在她的心目中,连夫人都要给我三分脸面,她更是一句话也不敢多说,生怕我追究过去的龃龉。

“向府呢,去借了没有?”我不怒反而微笑起来,“少爷受了风han,身子正沉着呢,若是再吹一点风,便是你的罪过。”

“不敢不敢!”何妈摇摇头,畏惧的看了我一眼,“奴婢..这就去借,这就去!”然后赶忙起身奔了出去。用于动作过猛,力道太大还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上,仿佛后头有野狼追着似得。

我打发何妈去了之后舒了口气,搓了搓有些冻得僵硬的手指。外头风大,我把马车帘子封的严严实实的,暖手的小手炉也没拿出来,在外头站了没多会儿便觉得冷的厉害。

还没等多久,便看见远远地一个小丫头领着一个拎着药箱的大夫急急走近,那大夫也是周府常请来把脉的,周府没落连带着他也没了生计。这不我刚去请,那人便急吼吼的跑了过来,脚程比这年轻的小丫头还要快上许多。

“珏姑娘。”那丫头朝我唤了一声,喘了口气,“大夫..到了。”

我也顾不得是在大门口了,便赶忙把大夫请进马车里头。这马车看上去han碜,里头宽敞,再加上我把暖意融融的皮毛褥子一铺,炭火一点,便更加蒸的人浑身舒泰。

我自认为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文武官商都能随意攀扯上一些,但若是医理病理那是连皮毛都不清楚。前世强撑着身子不过是因为自己命硬、死不成,然而摊到我的少爷身上,却变得惶急起来。

大夫把了脉,开了药,又让我把褥子垫厚一些,马车里的炭火有烟气就得拿出去,不然就得换成无烟的银碳来。

“周公子病虽不重,但心思郁结,身上的病能医好,可这心病不成。”大夫把方子放到我手中,我有些茫然的点点头,顺手把一锭足重的银子塞了过去。

大夫颇有些诧异的看了自己手中的银钱,急忙往袖中一塞,然而装模作样的抚了抚袖子咳了咳,“这方子...有些麻烦,那位药煎的火候不当容易伤了药性。所以还是我亲自煎的更好,周公子也能好的更快些。”

“这心病嘛,还需要姑娘多下些功夫...”

这大夫看着正在转醒的少爷扣着我的手,不由得说道。然而话未说完,少爷便有些不自然的赧然起来。他转过身,偏过头去不再看我,手却还没有放开。

我坐在小榻边上,微笑着点点头,到不觉这大夫贪财,反倒觉得此人颇为识趣,话也中听。

让那小丫头把大夫送去煎药,没多久,便见何妈领着小轿回来了。那小轿也破的很,上面原本缀着的值钱的金饰银饰都被一股脑儿的摘了去,只留下空荡荡的穗子飘在风中。

四个轿夫把小轿子放下,那何妈接触到我的目光忙避开去,过了一会儿才挤出一个笑容来,“珏姑娘,您看,还满意不?”

向府的那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这次也算倒了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