肯看书

繁体版 简体版
肯看书 > 血玉锁流年 > 第123章 准备

第123章 准备

一系列的操作之后,梁辰宇化身为正义之士,为田氏解除了舆论危机,还挽救了一个人的生命。

接着就有人爆出梁辰宇的母亲,幼时因为田老太太的种种刁难,背井离乡,后来婚姻不顺,独自抚养孩子长大。

梁辰宇现在的成就和人品都是田敏女士的细心指导,虽然田家对她不义,她还是让儿子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,挽回田氏的损失,以报答田家当年的收养之恩。

接着当年的事情也被扒了出来,还连带牵出了田父的风流韵事,还有那些和他有牵扯最后香消玉殒的女孩,暗指都和田老太太有关系,一下子田老太太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,风头都快盖过我的了。

眼见着形势大好,梁辰宇也不再低调,直接到了胡家记者招待会的现场,化身护花使者,对着胡虞菲嘘寒问暖地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胡虞菲表情尴尬的僵在那里,想要站起身又被胡父拉了回去,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她的不愿意。

我以前就觉得他对胡虞菲的态度不一般,总是无意间透露着一丝温柔,显而易见这也是他仇恨田洋的原因。

疗养院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进来,递给田洋一个文件袋,他走后,田洋又把文件袋放在我的手上,“看看。”

我好奇的打开了文件袋,里面又是一份亲子鉴定,我仔细的翻看,在看清了鉴定内容之后,不可置信的看着田洋,而田洋的视线一直落在我的身上。

为了确保我没有看错,我又重新翻看了一遍,直到合上文件,我都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。

“所以说他是你的…弟弟”

田洋脸上表情也很复杂,“这次去之后,我觉得田敏的反应很奇怪,所以在他那天晚上受伤之后收集了些血液和毛发,错的概率应该不大。”

“你问过你父亲吗?”

田洋嗤笑了一声,“他说有过一回,田敏回来给老爷子过生日的时候,他喝醉了,不知道怎么发生的。”

看来田父真的是来者不拒,“所以田敏说的拿回属于她的东西,指的是田氏,那她应该不知道你父亲和田老爷子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我叹了口气,想到梁辰宇对她母亲唯命是从的样子,不禁泛起同情,“她可能是知道那个男人不可能给她名分,所以想找一个保障。

只是可怜了梁辰宇,如果他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工具的话,该有多受挫啊。”

田洋很赞同的点了点头,语气中也有着惋惜,“他本性不坏,只是没有自我而已。你不是问我他为什么仇视我吗?除了那些家庭原因之外,还因为胡虞菲是第一个他自己有意识去喜欢的人,不是因为她母亲的命令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怪不得我总觉得他看胡虞菲的眼神怪怪的,所以他才在阿玉给胡虞菲下药的时候及时出现,应该是临时改变了计划。”

我把文件用手机拍了照片,“我把这个给许飞发过去。”

大约过了半小时,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许飞愉悦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东西做好了,我现在就让人送过去。你还别说,田洋关键时刻还挺给力,他拿到的那些外面都查不到。”

我脑海里闪过那些资料的内容,更加确信了田敏对付田家并不单单是因为想得到权利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禁又嘱咐道:“好的,一定要注意保护那个人的安全,我担心他们会狗急跳墙。”

许飞语气揶揄的说:“放心吧,如果有事,他跑的比兔子都快,为了找他,我都跑废了好几个兄弟。

我在现场也安排了人,那么多人在场,我想他们也不敢怎么样。你就安心看戏吧,好戏马上开始。”

田洋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,正在看手里的文件,看到我挂了电话之后,他合上手中的文件,抬眼全神贯注的看着我。

我摸了摸自己的脸,不解的问他:“你干嘛这么看我?我脸上粘了东西吗?”

田洋微微挑眉,声音很淡的说:“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?”

我想了想,一脸认真的回答:“这些资料很多都是许飞帮忙查到的,当时留下来是为了交给胡虞菲,后来她说不需要让我丢掉,我就留了下来,以防以后需要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